把人拍這麼小,怎麼知道老娘是誰?

挑片時,觀察到一個有趣的普遍現象,那就是女生偏好近身特寫,男生則偏好帶景多一些,因為太常發生,以致變成一個普世的現象,讓我好奇男生女生為什麼想法大不同? 偏偏這兩者互相矛盾,這種衝突最常出現在挑選放大照的時候,因為放大照通常只會選一張,所以最後只會有一個決定,這時候到底要怎麼選比較好? 通常就看先生有多愛太太了。 在敘事的功能上每一種分鏡各有它的功能,不能用哪一種分鏡「比較好」來做比較。 通常我會以電影分鏡的思考來拍攝一篇敘事的故事,整篇相本會善用各種不同的分鏡來呈現不同的段落,有近身有大景、有特寫有細節,有大有小,這樣故事才有流動,有鋪陳,有落地,才不單調。 記得電影「情書」的開場,影片以一個長鏡頭開始, 博子(中山美穗)穿著黑色大衣躺在一片蒼茫的雪地裡,像沒有呼吸死去了一般(臉部神韻特寫),隨著角色突然醒了過來畫面開始動起來, 博子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花(細節:纖細的手指與附著在黑色大衣上的雪花),博子抬頭看了看天空後往遠處走去,鏡頭這時並沒有跟上去,而是像目送一般在原地調高,把遠方的大景帶進畫面裡(大景),主角逐漸的遠去而渺小,成為畫面裡的一個小黑點。 光是這個開場就運用了幾個不同的分鏡,為這部電影起了個頭,而這個開場畫面成為我記住這部電影最深刻的印象。 有個新人說,把我拍這麼小,怎麼知道老娘是誰?你自己知道阿! [...]